日本漢文の世界


紀特模斯的涅士事<獨逸書譯>

內田 遠湖
 往古希臘羅馬之盛也、文學技藝、鬱然隆興。碩學鴻儒、前後輩出、各自立言成家。其登場而逞辨者、世稱曰演說家。而特模斯的涅士、實爲其巨擘焉。
 特模斯的涅士者希臘人也。父某主造兵場。特模七歳喪父、遺貲盡爲保傅所私収。而性尩弱善病。在練體黌、不久而去。以故儕輩嘲笑、目以諸般諢名。
 年十六、聽碩學加理斯篤羅都士、辨析雅典・帝弁之紛爭、大愕其雄壯。且睹衆人喝采、贊歎不已、圍擁而歸、奮然立志、欲精究其術。
 於是謝絕百事、研究希臘先儒書。又聽伯拉多講說、或入伊査烏士門、日夜苦學、專精於演說。既而年稍長、其技稍熟。乃欲試之於稠人中、一日上場演說焉。聽者大笑、吹唇成聲<西俗、聽人演說有不滿意者、則吹唇成聲>。特模失望而歸。有一友激之。乃更搆意、講習數日。復登場、復爲所笑。外套掩面、悄然走歸。
 其友俳優差都留士追而問之。特模曰、吾用全力於口舌、有年于茲。而衆人弗贊。反喜不學無術之說矣。差都留士曰、誠如子言。然子之所以得之者有三焉。曰、呼吸繁促、音吐不洪。是由胸膈之弱歟。曰、口舌澀晦、句節不明。是由一二舌音有不爽乎口歟。曰、每演訖一句、輒乃聳肩。其態醜矣。特模聞之、有所大悟。
 於是登高臨海、日立于空氣清爽洪濤澎湃之間、厲聲高誦、以強其胸膈。置石粒于舌下、而發其難音、以漸習熟之。又以劍掛其肩上、每聳輒觸傷之、以變其醜體。矯揉刻厲、無所不至。又搆地室、懸大鏡而對之、照其變顔掉頭擧手頓足之狀。又自禁其足。故髡隻鬢、閉戸獨居。覃思勵精、夙夜習練。
 如是者數月、復登場。於是聲音宏亮、態度整飭。昂低折旋、無不諧其節。衆喝采拍掌、其聲撼堂焉。特模自茲愈奮勵、聲價籍甚、震動一世。後來以演說名家者、皆學其口吻。而遂無出其右者云。
 譯史氏曰、西人有言曰、涓滴不輟、岩石穿穴。又曰、伐之伐之、巨柏仆地。謂勤力之能成其志也。特模者何人。非孑然么麼一孩兒哉。困心衡慮、百事臲卼、而悍然不挫、確乎不變。終能爲當世岱斗焉。嗟夫世之自棄自畫、不盡其精力、而諉諸天稟之偏者、觀於特模之事、其亦知所奮起哉。

2004年11月3日公開。